第724章:心虛
第(1/3)頁
    夏令繼續說道“這假期可是你之前看承諾過的啊,而且也是你之前可是說過這件事過去之後就沒有什麼需要我的事情了,你這可是不能反悔的。”

    “誰讓你擅自做主來著,作為老闆的我不是很開心,所以不準假。”高瑾一邊說著一邊開啟杜澤明辦公室的門就就自己走了出去,門外的小助理見著高瑾走了出來剛想要打招呼,結果站起來還沒來得及回收高瑾就從他身邊經過了,似乎並沒有注意到他,許是這個電話打得太投入了吧。

    夏令那邊聽到了關門的聲音,也知道高瑾此時是在什麼地方,所以他也沒問,嘴裡還繼續哀嚎這自己的假期,“我不管,假我是一定要放的。還有啊,你也別老是老闆老闆地稱自己,咱兩這是平等的關係,你老是這麼說搞得我都差點忘了咱兩不是上下級了。”

    “反正怒不準假,這事兒結束之後給我回高氏來上班,我沒放假之前你也給我老實待著。”高瑾說著嘴角帶著笑意,這讓一路看見她的人都以為是自己看看錯了,甚至還有人在旁邊小聲嘟囔了來著。

    “唉你說,這高氏集團的高小姐是不是眼戀愛了額,看她這打電話的時候滿面春風的樣子。”路人甲這樣說到,但是下一秒就接收到了路人一點反駁,“啊?應該不會吧?我還聚的她很我們杜總很配呢,看這樣子也不像是和我們杜總打電話啊。”

    “這兩人哪裡配了,兩個人都這麼強勢,哦哪裡配,杜總需要的是林小姐那樣的人,你也會死沒看到,我們杜總在看那個叫林清柔的小姐的時候,哇塞那個眼神裡的溫柔啊,我的媽呀,簡直這輩子都沒見過像杜總這樣滿含著情意的表情。”

    兩熱門就這樣交談著越走越遠,站在電梯門口等著電梯的高瑾其實聽到了她們都對話,但是她似乎並不是很在意,笑了笑之後對著電話那頭說了聲“電梯到了,不跟你說了。”說完高瑾便結束通話了電話,走進了電梯。

    夏令這邊跟改進通完電話之後,那叫一個滿面春風啊,林清柔路過看見他這樣的時候,都忍不住問一句“你這是怎麼了?怎麼這麼開心發生什麼事了?”夏令現在的表情實在是太過於明顯了,來拿林清柔都看不下去了。

    夏令轉過頭,心情好的他根本就沒有打算掩飾自己嘴角的笑意,“是啊,心情好啊,怎麼了?不行嗎?”

    林清柔走到他身邊,站在邊上看了一眼夏令手邊的那些被這段的青草,“你說你這是幹什麼呢?這些小草做錯了什麼你就這樣對他們。”林清柔倒也不是心疼草,就只是想要得住宇哥機會懟一下

    夏令而已。

    “你管我呢,這裡的草我想怎麼對它們就怎麼對它們,你幹嘛去呀?不是去找趙晴去了嗎?”夏令看著眼前這個站在自己面前讓自己需要仰視才能看到臉的林清柔,問道。

    林清柔攤了攤手,“也不知道晴晴跑哪裡去了,我找不到她,轉悠著這就回來了,沒想到沒走兩步就看到了你這滿面春風的模樣,怎麼發生什麼事情了你這麼地……”林清柔想了半天,才想出一個詞來形容夏令此刻的狀態,“盪漾。”

    “是嗎?”這回夏令不反駁,而是下意識摸了摸自己的臉,“這麼明顯嗎?”夏令也是從來沒有過這個樣子,至少在除了高瑾以外的人面前,他從來沒有表現出過這些模樣。

    林清柔也是被他微微地驚訝到,“你這打了一通電話,到底是和誰聊了什麼,為什麼連整個人的狀態都變了?”說著林清柔停頓了一下,忽然意識到什麼,“是高瑾吧,除了她,也沒有誰能夠讓你變成這樣了吧。”

    林清柔這倒是一陣見血,一下子就指出來夏令這般反應的真正原因,夏令停頓了一下便也不做任何狡辯了,“好吧,你說什麼就是什麼吧。”每一次的事情只要扯到高瑾夏令就掩飾不住自己的情緒,每一次都被別人一猜一
閱讀記錄
我要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