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父親的海灘
第(1/3)頁
    林清柔不明所以,她短暫在腦海中回憶了一下,並沒有記起什麼與秀山有關的事情,也不清楚父親到底是在秀山留下了什麼東西。

    陳展很認真地說道:“秀山之所以這麼吸引投資商與開發商的注目,以至於巨集明集團和惠特比環球集團要在這裡爭個你死我活,無非就是因為這裡擁有非常豐富的海洋資源。秀山擁有1800多公里的海岸線,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意味著只要整合資源,得到合理的開發,便能夠創造出巨大的商業價值。”

    林清柔起身給陳展倒了一杯茶,陳展點頭稱謝後,繼續說。

    “那可是求之不得的巨大商機啊!你父親那個時候就有著非常敏銳的商業嗅覺,他比誰都更早的把目光聚焦到了秀山這片藍天碧水。林總當時信心滿滿地對我們說,在秀山建成一個以黃金海岸為中心的海濱度假勝地,是他的一個夢想。他為了搶佔先機,在秀山投入了大量的人力財力,以此換來時間與機會。”

    “之後的事情,我想林小姐一定不想再被提及。我也就不再多說什麼,但是以我和我們這一輩公司元老的眼光來看,林氏集團當時根本沒有可能會造成資金鍊斷裂的嚴重後果。我們當時做了嚴謹縝密的核算,各項工作的開展也完全按照最初的計劃在進行著。我們都相信這背後一定是受到了某些競爭對手的暗算,不管他們採用了什麼手段,最終所導致的就是我們徹底的失敗了。”

    陳展回憶往事,引出無限的感慨。林清柔見他表情流露出慚愧內疚的神色,便將茶杯舉起來遞過去,希望他能舒緩一下情緒。

    陳展接過大口喝了茶,便繼續說道:“公司當時確實已經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林總清算了資產後,並沒有虧待我們這些員工。每個人的工資都按時下發,沒有絲毫拖欠。我們當時都很沮喪,也很慚愧,那個時候負責秀山這個專案的同事,名叫薛仁濤。他因為出了這件事而難辭其咎,沒過多久就從公司離職了,最終也因為巨大的壓力選擇了服毒自殺。”

    林清柔聽到過薛仁濤的名字,那是王霜的丈夫,薛凝凝的父親。當時在王霜的家裡,她和宋苗一起聽王霜講起過那段往事,因為家庭都遭受過這樣不堪回憶的傷痛,林清柔為此十分能夠理解王霜的感受。

    “好在”,陳展長舒一口氣說道:“好在,讓我們付出這麼慘痛代價的秀山,並不是什麼都沒有留下。林總耗盡畢生心血在秀山所投下的夢想,仍然留有一個希望。”

    希望?那會是什麼?林清柔瞪大眼睛把自己心中的疑問都表現了出來,她等著陳展將那個希望說出來,那可是關於父親的一生心血與未完成的夢想啊。

    陳展鄭重其事地對林清柔說道:“在位於秀山東港的區域,有一片佔地100公頃的海岸景觀帶,那裡長達20多公里的海岸線邊上,是沙質細膩、水溫適宜、無汙染的沙灘,被稱之為“黃金海岸”。那裡的沙灘,可以說是每一粒沙子都是黃金。只要在那裡建立起足夠多的度假設施以及娛樂專案,那就能打造成一流的度假勝地。而這片沙灘的經營管理權,就在公司手中。”

    林清柔聽陳真這麼一說,頓時有些感到詫異。因為她認真想了一下,並沒有在公司看到過這樣一份非常重要的檔案。無論是在父母那裡,還是林清河那裡,她都從來沒有聽說過這件事。

    陳展見林清柔有些疑惑不解地樣子,便馬上說道:“如果說這份證明經營管理權歸公司所有的檔案不在你這裡,就表示它應該是落在了林清河手裡。”

    頓了一頓,陳展像是下定了什麼決心似地,說道:“有些話,我想說出來可能你不愛聽,但事到如今我覺得還是告訴你比較好。林清河雖然是你同父異母的哥哥,現在也是你唯一的親人,但他並不值得你過於信任。事實上,林總也並不把他看成是自己的接班人,因為他
閱讀記錄
我要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