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李淑君的提議
第(2/3)頁
話,學校的老師和學生都將被遣散,老師們還好說畢竟不至於會為此而找不到工作,但這些學生們如果要更換學校,那就不是件簡單容易的事情了。”

    林清柔心裡很清楚李淑君這話的意思。對於這些特殊群體的社會資源是極其有限的,僅對聾啞兒童來說,一個市裡面就少有正規且具備一定設施條件的聾啞學校。這些學校往往無法滿足所有聾啞學生接受教育學習的需求,一個區域可能就只有一所或者乾脆沒有。

    所以,在這樣稀少學校資源的情況下,很多因此學校被取締而輟學的聾啞學生們,可能就徹底失去了學習的機會。

    讓他們這些學生再去往別處的聾啞學校,這往往牽涉到了距離較遠,沒有辦法接收那麼多生源,以及無法承擔高昂費用等等問題。林清柔自己也是一個生有缺陷的人,因此她能夠有切身的體會。

    李淑君等了一會兒說道:“聽說這次是學校裡一個叫陳鳳玲的老師,去向市教育部門告發了校長王河,這個王河心裡有鬼,一查就把他背地裡乾的那些徇私舞弊的勾當,徹底暴露了出來。我相信這件事對你來說很重要,你絕對不希望看到聾啞學校被取締的,畢竟這裡也曾經是你教書育人的地方,你對這裡的學生們很有感情。”

    林清柔心中百感交集,她不知道這好端端的學校,竟然已經淪落到了這樣艱難的處境。平日裡校長王河雖然是個道貌岸然,一己私利的人,但好歹有他在的時候學校不至於太過於艱難。

    聾啞學校一向都不是會特別受到重視和關注的地方,學校的性質也大多偏向於慈善公益的範疇,因而要經營起一所聾啞學校,根本不是一件輕鬆的事情,更不能指望藉此大發橫財。

    王河的品行雖然不端,但他好歹算得上是一個八面玲瓏的人。聾啞學校在平時的運營發展中,往往要仰仗王河這個校長在教育部門和企業富商之間走動關係,通過他的積極推動與促進,聾啞學校能夠一直長期穩定的獲得足夠的投資與捐贈,並沒有為錢太過於發愁,哪怕這裡面有不少錢被揣進了王河自己的口袋。

    讓林清柔很意外的是,這次竟然是陳鳳玲舉報了王河。陳鳳玲一直跟林清柔不對付,平日裡總喜歡罵罵咧咧地跟林清柔過不去,不僅肆意誹謗,還無所不用其極地侮辱逼迫。

    對於這些林清柔忍讓過,漠視過,也最終奮起反擊過。陳鳳玲也為此被王河調離了崗位,而她或許就是這樣懷恨在心吧。

    不過林清柔現在想來,在陳鳳玲的身上還是有優點的。起碼作為一名教育世家出身的老師,肯在聾啞學校任教並且工作也算矜矜業業,這本身就不是那麼容易做得到的事情。

    陳鳳玲對待學校裡的聾啞學生的時候,往往一改在林清柔面前那種尖酸刻薄,無事生非的模樣,她對學生們很有耐心也很熱情。

    想到這些,林清柔似乎更加明白了陳鳳玲的為人。陳鳳玲跟自己一樣,其實很喜歡聾啞學校的那群孩子們,她很認真努力地投入到這份工作中去,甚至比林清柔還要熱愛教育這份工作。

    可能陳鳳玲在學校裡那麼針對林清柔,只是出於對林清柔身世背景的偏見以及來學校任教的真實意圖有所誤解吧。

    當陳鳳玲得知了校長王河的不正當行徑後,出於對自己所鍾愛的教育事業的崇敬,以及對學校裡這群學生利益的維護,她毅然選擇了揭發王河,這樣一來不僅讓王河付出了應有的代價,但同時卻也給學校帶來了巨大的危機。

    林清柔在腦海中思慮著這些事情,耳畔傳來李淑君的說話聲,她似乎正試圖煞有介事地向她提出一個建議。

    “怎麼樣,你認真考慮一下我的建議吧。我會以名下慈善基金會的名義對這所學校進行正式的援建,學校處於停工狀態的教學樓將會得到完工,並且我會出資捐贈一批國外一流的聾啞教學裝置,同時通過杜家的關係確保這所學校不會被取締。”

    這的確是一個非常有誘惑力的建議,但林清柔知道,李淑君從來不是個慷慨大方到不計較自身利益的人,事實上杜家人行事,從來都著眼於利益,如果不是通過這件事情有利可圖,李淑君根本不會特意等在這裡,跟林清柔說起這些話題。

    林清柔儘管並不對李淑君所說的話抱有什麼期待,但她還是通過書寫的便籤紙,向李淑君問出了自己的問題。

    “你想通過這件事從我這裡得到什麼?”

    林清柔已經習慣了跟杜家人談條件、做交易,跟杜澤明是這樣,對杜良德也是這樣,現在又再次輪到了李淑君。即便條件是自己無法兌現或接受的,但也姑且聽她說一下吧。林清柔心裡這麼打算著,但接下來李淑君的回答卻讓她非常吃驚。
閱讀記錄
我要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