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2章:偷樑換柱
第(1/3)頁
    張力這個名字林清柔已經很熟悉了,而這兩個字跟那張肥頭大耳的臉龐聯絡起來,林清柔就會感到一種不適感,這個人實在太惡劣了,與他出現在公眾面前的形象根本就是天差地別。

    果然還是因為當初那件事情嗎?林清柔沒有想到事情始終都處在愈演愈烈當中,而且張力的手段也確實非常的過分,光是撤資還沒有讓他覺得滿意,反而慫恿那些無良媒體對杜家進行了徹頭徹尾的攻擊。

    如果說撤資只是張力的一個警告的話,那麼之後的一系列舉動就是他對杜澤明所展開的懲罰。也不知道他是怎麼挖掘到有關李淑君在慈善基金會的黑幕,但這顯然就是一把利劍,徹底將杜家表面那層光鮮的外衣給劈開了。

    光是被曝光出在慈善基金會所做的那些違規操作,李淑君就已經有些投鼠忌器。現在連同杜澤明、澤霖集團以及杜巨集明和林清柔都被捲入其中,可想而知張力的胃口之大,報復心之重。

    但是事實上張力的目的僅僅只是對杜澤明進行猛烈的報復嗎?他是一名商人,在商人的眼中利益才是至關重要的,至於張力想要通過這些行動得到些什麼,杜澤明眼下已經有了非常清醒的認識。

    不過杜澤明還不打算將這些事情當著杜巨集明的面說出來,因為他的自尊心不允許自己這麼做。他如果這麼做了,就意味著自己已經束手無策,並且向杜巨集明示弱。

    林清柔這時開口說道:“對不起,我知道這一切都是我引起的,沒有想到最終會變成這麼嚴重的地步,都是我的錯。”

    “不是說了嗎?這是我跟張力之間的事情,跟你沒有任何的關係。所以你別再說的好像全是由你引起的一樣,你還沒有那麼重要!”杜澤明馬上做出了否認,他的語氣非常的嚴厲,但怎麼聽都好像是在安慰林清柔。

    杜巨集明並不知道那天在“沁心茶室”所發生的事情,因此他不明白林清柔和杜澤明究竟在說些什麼。但他是一個心思敏捷的人,知道這裡面一定是發生過跟林清柔有關的事情。

    “到底發生過什麼事情,竟然會惹得張力這麼大動干戈?”杜巨集明非常好奇地問道。

    杜澤明肯定是沒有興趣跟杜巨集明提起那件事情的,而林清柔只好簡短地跟杜巨集明說明了一下那次所發生的情況,杜巨集明聽完後才大概能夠把這前因後果給串聯起來。

    杜巨集明思索了一會兒,說道:“也就是說,澤霖集團眼下真的陷入到了嚴重的財務危機當中,比坊間傳聞的還要嚴重數倍。那麼你現在到底要怎麼辦呢?”

    杜巨集明這時在話語中也沒有要嘲諷杜澤明的意思,只是想要進一步瞭解情況而已。但是杜澤明似乎並不想過多提及這方面的事情,畢竟兩個人之間還是商場上的競爭對手。

    杜澤明說道:“澤霖集團的事情你就不要那麼關心了。現在最重要的就是停止輿論的惡意報道,只是這一次這種大規模有預謀的惡意攻擊,並不是簡單請公關公司就可以解決。”

    “我已經著手進行了干預,但目前為止效果不好。我也休息夠了,現在要趕回公司繼續處理問題。”說著杜澤明就站起身,他看杜巨集明的眼神還包含著另一層意思。

    那就是我既然要離開了,那麼你杜巨集明也應該馬上離開這裡。對杜澤明來說這已經是他在最大程度的隱忍之後所表現出來的態度,只是杜巨集明在這一點上跟他完全有著不同的看法。

    杜巨集明可沒有要離開的意思,這讓杜澤明覺得非常的沒有面子。難道非要讓自己將話全部擺到檯面上來說嗎?杜澤明心中的怒氣隱隱有要被點燃的跡象。

    畢竟現在在這幢房子裡有自己的兒子杜霖和前妻林清柔,他杜澤明都沒有時常過來這裡,杜巨集明憑什麼就這麼巧被我在這裡撞見呢?

    這是杜澤明
閱讀記錄
我要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