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5章:查明
第(1/3)頁
    杜澤明活了這麼久,還沒有人敢這樣對他,作為高陽市的太子爺,杜澤明只要一出到外面,都有人好好來接待他,從小到大學校裡的男生女生都對他格外尊敬,就算有幾個看他不順眼的,也被他用其他方式馴服了。

    上次不小心被人動了他車的手腳,是他疏忽大意了,沉寂了這麼多年,想不到還有人不知道他的手段,竟敢動到他頭上!想到劉志彬與他身邊的兩個女人都沾有一絲猜不透的關係,杜澤明心情沉了沉,他到底和李淑君有什麼交易?關於他嗎?

    杜澤明叫來助理,安排他去查這件事情,他要儘快搞清楚這個半路蹦出來的跳樑小醜還在他背後做了什麼。

    杜澤明雙手枕在腦袋後靠在老闆椅上靜靜思考,其中的千絲萬縷,一個突然間出現在大家眼前的無賴,平日裡只是在坑蒙拐騙,吃喝玩賭,竟能有這麼大的威懾力,穿梭在他們幾個之間,真是許久不見的場面啊,很好!這成功勾起了他的興趣。

    杜澤明安排盯著李淑君的人幾次來報都說見有劉志彬這個人出現,杜澤明想不明白劉志彬到底能和李淑君扯上什麼關係,按理來說劉志彬這樣的市井小民與李淑君這樣的豪門貴婦是八杆子也打不著的關係,難道說是以前就認識的?

    想到養母可能有著某些對不起杜良德的事情,杜澤明就一陣煩悶,杜家的關係錯綜複雜,他們兩個雖然沒有太照顧他的心情,但他們兩個還是對他很好的,在杜巨集明離開家之後,更是把他當做了唯一的繼承人來培養,把人生所學都教給了他。

    杜澤明看了看這個辦公室,雖然不如他之前在杜氏的那麼豪華,但看起來順眼多了,李淑君也伸手不到他這邊來,他也不是沒有想過要回到杜氏,只是現在時機還不合適,杜氏是杜良德的心血,他就算現在再不喜歡他們,但逝者已逝只能儘量幫他完成未完成的心願。

    時間又一刻在日落黃昏前定格,杜澤明停下手中的筆,把電腦關掉,站在窗前撥打電話,他今天心情不好,想約連諾這個花花公子出來一起喝酒,對面大樓處在夕陽裡晃盪著紫藍色的光,偶爾還能看見裡面的職員在電腦前敲敲打打。

    看著對面的場景,杜澤明覺得現在的生活有些厭煩了,整天窩在辦公室裡,還不如和朋友們一起喝酒,他伸手鬆了鬆自己的領帶,等著對面人接起。

    某連鎖酒店套房,窗簾已被拉上,遮得死死的,室內開著幾盞昏黃的燈,有種曖昧的氣息,連諾和一女子正在床上酣戰淋漓,氣氛正濃,突然床頭櫃上的手機響了,連諾摸過手機,發現是杜澤明打來的,向身下女子做了個手勢,兩人的方位調換了一下,換作連諾躺下。

    連諾把手搭在女人的腰上,臉上待著鼓勵示意她繼續,滑下接聽鍵慢悠悠地講起來:“喂,打電話給我幹嘛?我還在辦事呢?”

    杜澤明一開始想都這個點了,還有什麼事情可辦的,平時也聽說過他這麼勤快啊,握著手機聽了一會兒,對方那邊似乎有點嘈雜,這聲音有點熟悉但有說不出是什麼,偶爾還能聽見類似床鋪搖晃的聲音,……杜澤明明瞭了,連諾這個人真是挺會玩的,青天白日就玩起了這個。

    杜澤明見他此時擾人好事的場景有些不厚道,便開始笑著打趣道:“聽你聲音不喘不累,那邊是不是自動的啊?”

    連諾摸著女人的臀部上下其手,不時還用手拉著她往下壓,示意她動作快一點,舒服地躺在床上對杜澤明說:“沒有沒有,你沒有打來電話之前,是我一個人的戰場,老子的汗水灑落在了一片床單。”

    呲,杜澤明笑了,也就他能這麼正經地說這樣的話,打笑道:“你趕緊點兒,今晚star見,我請你喝酒,多貴都行。”在結束通話之前還補充了一句:“你小心點,汗水可以落下,種子可不要落下,遍地發芽就有得你好受的咯。”
閱讀記錄
我要反饋